返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2990章 真是可恶

网站最新地址:m.88dusu.com.请各位更新下

“因为美玲小姐以前是很红的大明星嘛,“毛利兰轻轻叹了口气,“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要是美玲小姐的影迷知道她是被女儿杀害的,一定会引起新一轮的轰动。“毛利小五郎叹道。

“是啊,“毛利兰静默了一下,转头对毛利小五郎笑道,“不过爸爸,你之前那番话说得很好耶!“

“啊?“毛利小五郎一脸茫然。

毛利兰笑着提醒,“就是“亲子是不需要努力的关系“那番话啊…...

“啥,你说那个啊,“毛利小五郎想起之前警方跟自己说过两遍、柯南跟自己说过一道的那番话,虽然不记得自己说过这种话,但想想那些话完全符合自己的想法,也就坦然接受并默认那就是自己说的,“我只是有感而发啦,其实说到亲子关系…...

说着,毛利小五郎盯上前座开车的池非迟,“非迟,我觉得你家里也有着很大的问题啊1“

池非迟:…聊事件聊得好好的,干嘛突然点他的名?

“大概是因为真之介先生和加奈夫人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日本,这些年他们也经常待在国外,所以他们会给你不太亲密的感觉吧?“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摆出了认真推理的架势,“你对他们的称呼一直都很正式且客气,这就是证据!“

柯南:“......叔叔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证据“,是在开玩笑吗?

他还以为大家早就发现池哥哥跟父母的关系不够亲密了,不止是池哥哥称呼父母比较客气,双方相处时好像也不够亲密,反正跟他和他老妈相处时的气氛有很大区别…...

话又说回来,要是池哥哥跟父母关系亲密,当初说不定就不用进青山第四医院治疗了。

毛利兰觉得毛利小五郎哪壶不开提哪壶,伸手拉了拉毛利小五郎的衣摆,小声阻止,“爸爸,不要乱说啦…...

“我知道这些事说出来可能会让非迟心里不舒服,“毛利小五郎一脸严肃道,“可是经历过白河家的事,我认为还是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会比较好…...

毛利兰没有再说下去,默默把手缩了回去。

柯南沉默看向前面开车的池非迟。2

这次叔叔说的有道理,经历过白河家的事,他也觉得有些问题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他们跟白河家的人不熟悉,没有深入了解情况也就算了,但是跟池哥哥,他们直接一点谈谈大概会比较好…...

毛利小五郎神情严肃到有些沉重,沉声道,“因为我突然意识到,非迟身上有着很严重的问题…...

柯南:“......“嘲…...问题是,小五郎叔叔现在靠不靠谱?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越水七棉一脸疑惑,看了看旁边的池非迟,“很严重的问题7“

“没错1“毛利小五郎神色依旧沉重,“我发现非迟好像不太适应跟别人亲近,比如他和我们一起泡温泉的时候,就从来不愿意跟我、柯南互相擦背,喜欢一个人待在角落,好像很

池非迟面无表情地出声道,“您可以自信一点,把好

柯南:“2“哈?池非迟这家伙居然一直在嫌弃他们?

越水七棉、毛利兰:“......

“把好像,去掉…...“毛利小五郎琢磨了一下,表情渐渐幽怨,“就是说,仵一直很嫌弃我和柯南喵7“

“我开个玩笑,“池非迟赶在毛利小五郎抓狂前,态度认真地承认道,“您说的没错,我确实不喜欢泡澡时离其他人太近。“

毛利小五郎这才收起脸上的幽怨神色,“还有,你平时也不太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1

“没错。“池非迟坦然承认。

毛利小五郎继续道,“对待关系本应该很亲密的恋人,还是习惯称呼对方的姓氏…...“

柯南惊讶地看了看毛利小五郎。

好像还真是这样?

越水七棉看着池非迟。毛利先生该不会说对了吧?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没有否认,“或许是,有些人的名字刚在心里转一圈,就已经让我觉得暖昧气息浈稠,然后就怎么也没办法直接说出口了“

越水七棉怔了怔,在耳根红起来的一瞬间,移开先前注视着池非迟的目光,转头看向身侧的车窗玻璃,突然庆幸外面天热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车内光线也不算明亮。

看她映在车窗玻璃上的脸,应该也不算太红吧…...

“等、等一下,“毛利小五郎懵了一下,有些无语地抗议道,“我可是很认真地在跟你说正事,你不要趁机对女孩子说甜言蜜语啊!“1

池非迟神色平静,“我只是实话实说。“

很厉害嗽!

说是不习惯跟人亲近,说起甜言蜜语却没有半点害羞或是不好意思。

真是可恶!1

再这么下去,他会想起英理…...好像已经想起来了…...他叫英理名字的时候,会觉得暖昧吗?仔细想想,好像是有一点?

毛利兰脸上露出了姨母笑,想着池非迟的话,很快就想到了工藤新一身上。

被非迟哥这么一说,她感觉“新一“这个名字也很特别,每次她在心里想一想或者叫出来,就会有一种让她安心的力量。

大概是她从小叫这个名字叫到现在,倒是不觉得这个名字有暖昧气息…...或许是因为她和新一没有在交往?

要是她和新一交往,叫新一的名字会不会有非迟哥那样的暖昧感觉呢?

柯南:“......“

完了,听池非迟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自己直接叫小兰的名字会有一种暖昧气息…...

车内安静了下来。

在越水七楹、毛利兰、毛利小五郎各自走神时,柯南最先清醒了过来,一脸生无可恋地在心里叹气。

不过现在,他就只能叫“小兰姐姐「“。6想到这个称呼的一瞬间,好像什么暖昧的气息都没有了。

翌日。

周未结束,学生一清早就成群结队前往学校。

池非迟成了七侦探事务所小楼的常驻人口,早上出门晨练了一圈,回家换过衣服后,跟越水七棚打了声招呼,才出门到了绿台町的僻静居民区,换上拉克酒那张金发碧眼的易容假脸,让顶着大胡子脸的鹰取严男开车和自己去了一赵品川区,找鸟谷治拿到了“沉睡魔咒「药物的后续研究数据,并且提出自己想要鸟谷治帮忙弄一些特殊的实验设备。3

防线一旦被突破了一个缺口,距离全面崩塌也就不远了。

在池非迟许诺的报酬下,鸟谷治明知道那些设备的使用需要获得安全许可,还是没有犹豫太久就同意了池非迟的计划一一利用职权,把自己研究所的一些实验设备定为“故障设备「进行淘汰处理,表面上会交给专业回收公司处理,实则会偷偷交到组织手里。

池非迟前后花了十分钟,就说服乌谷治并商定了初步计划,又把实验设备接应者的邮件给了鸟谷治,让乌谷治自己和对方确认计划实行的时间、交货的方式。

鹰取严男开车离开品川区时,感慨道,“等这次交易完成,历就彻底上钩了…...不,其实在他答应帮您做药物实验时,就已经被绑上我们的战车了吧,替换实验药物、召集志愿者来为一种没有正式注册过的药物试药,这种事只要有人追究,他一定会被警察抓起来丢进监狱的…...

池非迟坐在副驾驶座上,用笔记本电脑大致检查着U盘里的实验数据,觉得鹰取严男说得还是太委婉了。

直白一点说,他们这不是战车,而是贼船。

“不过组织也给了他不少钱,“鹰取严男又道,“目前为止给他的那些钱,应该已经足够他还完债务了“

T可以在很多地方帮到我们,我们自然要保证他的生活不被债务影响,这样才能让他专心帮忙做事,至于以后会给他多少,就要看他能提供多少价值了,“池非迟用拉克酒特有的嘶哑嗓音说着话,点开了电脑上新收到的邮件看了看,“那边的交易地点确认…...去新宿,我们先去跟琴酒他们汇合。“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