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夫妻的沉沦 第八八一章 相逢3

网站最新地址:m.88dusu.com.请各位更新下

等从别墅出来,天已经快黑了,叶紫嫣又拉着我一起又吃了顿饭。分别时,她叮嘱我有空多联系,我笑着点头。或许看出我的心思,她淡淡的笑了笑,便没有在多说。

见到她,听到他们的消息,我是高兴,可不知为何,她也让我想起过去,想起妻子,想起我们的现在。

说不清是逃避,还是不愿在回想过去,分开后的两月,我没有联系过叶紫嫣,她也没有再出现。

日子慢慢恢复到从前,一天上午,母亲突然打来电话。

我接通喊道“妈,有事儿?”

虽然和妻子离婚时,母亲说过不找回妻子,就永远不要不要回家的话,但那只是一时的伤心,天下的母亲,都疼自己的孩子,平息后,也只能接受现实。反而是父亲,为这事,到现在都不怎么跟我说话。

“怎么,你躲着我们不回家,现在连电话都不能打了?”母亲不满道。

“不是,有事说吧,我马上要开会了。”我笑回。

“开会,开会怎么啦!开会也是小事。”母亲说。

“那什么是大事?”我有些郁闷。

“终身大事才是大事啊。”母亲教训说。

暗自恼火,我就知道,从两年前开始,为这事,母亲就没少打电话,我都有点怕和她长聊了。

“磊啊!我知道你心里还挂着芸涓,可这事已经这样,过了这么多年,你岁数也不小了,总不能打一辈子光棍吧!”母亲突然转换语气,语重心长说。

“说什么呢!我是太忙,没时间找。”我谎说。

母亲爽快的接道“那正好,我这帮你看好了一家姑娘……”

“妈,都什么年代了,这事儿真不用您操心,等有空,我自己会找的。”我打断说。

“这话你都说多少遍了,怎么,敷衍我啊。”母亲又开始责怪。

“不是,真的是太忙,顾不上。”我说。

“你一天都忙些什么,钱赚再多又怎么样?你别忘了,徐家就你一根独苗,怎么,你想断了徐家的后,让你爸和我,以后怎么去见你爷爷。”责怪又演变成教训。

“你这都说哪儿去了,”这事已不是第一次上演,我顺着套路走。

“别管我说哪儿,今天我这个当妈的就做一回主,我看了家姑娘,就我们临村儿的,在城里教书,你们明天见个面吧!”母亲直接道。

“啊,你可不能乱定我的终身大事。”以往都只是催催,看来这次是动真格了,我没做好准备,有些慌乱。

“我是你妈,我会害你?前些天回来,人我都看了,女娃还不错。”母亲坚定说,没等我想好借口,接着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啊,就明天,我和她约好了。你们找个地方见见,如果合适,就找个日子,尽快把婚事办了。”

“有你这样的吗?”我苦道。

“怎么?”母亲问。

“不去,我明天还有事,要去外地见个客户,谈笔大生意。”我借口说。

母亲说“我才不管你什么大生意,小生意,我都跟那姑娘约好了,明天你如果不去,我立马就找你公司来……”

“诶,妈,你这是干什么呢,逼婚啊?”我苦闷道。

“你要说逼婚我也认了,这次你是去也得去,不去我就押着你去。”母亲坚持说。

“行,行,我去,去还不成吗。”看来这次是逃不掉了,我安抚住母亲,免得她真跑来,至于那个什么姑娘,到时在想个办法打发掉。

“你可别唬我,我会和她联系,如果你没去,我就上城里来。”母亲叮咛说。

“是,是,你放心吧,知道了。”我点头。

接着又交代了半天才挂断,看着母亲发来的那个号码,我有些头疼。

接下来一天都有些心神不宁,不过总算想好了办法。打去电话,声音还不错,很甜美,像是经常哄小孩子。客套了几句,约好见面的地方,便借口有事,挂断了电话。

隔天在一间咖啡厅见的面,故意迟到了十多分钟,穿了双拖鞋,背心,短裤,坐公交车到的地方。

进门没多久就看到那个女人,说是看,其实是感觉。翠绿的半截袖,上面印着一朵朵白色小花,是老师喜爱的打扮,显得漂亮,知性,不太单调,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艳。长的也不错,白皙,还有些淳朴的味道。

“你就是晓晴?”我靠近后问道,名字是昨天知道的。

似乎也看出我,晓晴起身点头道“你就是徐先生吧!”

我点头。

“请坐。”晓晴笑着伸手。

刚坐下,女服务员就过来,问道“先生要喝点什么。”

拿着桌上的单子看了眼,望了望对面晓晴身前的果汁,故作惊讶的大声道“一杯果汁要十五块,你抢钱啊。”

“先生,外面都这价。”女服务员的脸色有些难看。

邻桌的人也望向我们这儿,我却浑然不觉般,继续道“都这价?我怎么不知道。”丢下单子说“有白开水没有?来杯白开水。”

女服务员似乎有些为难,但看道我的样子,只能点头退去。

没等说上话,兜里的手机响起来。麻利的掏出,看了眼号码,笑道“喂,丽丽啊,有事儿?”

“晚上吃饭?行,有时间。”讲电话时不时偷看对面的晓晴,不过没看出什么,她低头若无其事的喝着果汁。

“那好,就这么定了啊,不见不散。”

电话挂断,这是昨天安排好的,打电话的也是熟人。

不过没等我得意说太忙,晓晴就撇嘴道“别装了,一点都不像。”

“啊?”原本想把她吓退,却把自己吓到了。

“我能看出来你心里有人,一大老爷们儿,有难处就明说,用的着这样吗?”晓晴教训道。

“看来是我矫情了,不好意思。”既然被看穿,我只能投降,解释道“家里的老人,没辙,只能想法应付。”

“好吧,算我白期待了,先走了,这杯饮料,你请了。”晓晴说着起身道。

我有些着急“诶,不多坐会儿……”

“放心,伯母问起的话,我就说是我觉得不合适。”晓晴回头,笑说打断。

“谢谢啊!”我苦笑。

看着晓晴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叹了口气,虽然只见了一面,交谈也不多,但能看出,她是个好女人。只能在心里祝福,希望她能找个爱她的男人。

回头也准备起身离开,不知何时,桌前站了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见他目不转睛的望着我,问道“有事?”

小孩没有回话,低头望向了桌下。

我低头,看到桌下有个小皮球,捡起递给他道“你爸妈呢?”

小孩没有回答,这接过球,指了下身后。

没等我让小孩去找他父母,屏风后传来个男声“带着孩子?那你不早说,浪费我时间。”

话音落下,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从哪儿走出,气冲冲离开了咖啡厅。

“诶,先生,你还没给钱呢。”服务员追上去道。

“没关系,我来付。”屏风后走出个女人。

看到女人的刹那,我的心瞬间慢掉了半拍,虽然很清楚是她,可又害怕的不敢相认。

女人付了账,四顾叫道“文轩。”

“诶!”桌前的小孩回声,跑了过去。

女人看向孩子的时候,自然也看到桌前的我,瞬间,她的眼神也变得复杂。

不知是何种力量,吸引着我起身,慢慢靠近过去。她牵住小孩,没有逃走,望着她良久,我颤抖的淡笑道“你瘦了。”

“你也是。”她也淡笑说。

……

(全书完)

在后来的岁月中,我慢慢明白。

生活中,没有爱不行,没有物质也不行,我们要学会在物质和感情中取得平衡,这或许很难,可活着原本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这才是生活。

人生的路上,总会有太多的不顺,但我们不能败给**,那就是败给自己,我们应该给自己一个牢笼,一把枷锁,锁住内心的蠢蠢欲动。不然牢笼一旦打开,所有的苦,所有的罪,最终都只能自己去品尝,承担,这才是人生。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