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深宫嫡女 484 死后荣光

网站最新地址:m.88dusu.com.请各位更新下

如瑾看了看素莲隆起的肚子,“恭喜你,杨姨娘。 ”

素莲忙道“不敢”。如瑾往传出口角声的内室瞥一眼,不屑道:“他们兄弟是什么秉性,大家心知肚明,你也不必请罪,若是没有你,这段时间蓝泯那里不会老实消停。当初我的绣铺子被地头蛇盯上,背后不就是他在捣鬼?侯府在京里的几间铺面经营惨淡,也是他的手脚。现在有你在他身边看着劝着,我倒是省心不少,原该我谢你。”

素莲小心翼翼往内室瞟,生怕被蓝泯听见,又对如瑾的明察秋毫十分忌惮,回话更加谨慎,“都是姑娘抬举才有奴婢今日,奴婢怎敢忘怀您的恩德。您放心,从此以后奴婢只会更加小心看着我家老爷,还有两位少爷,奴婢都不会让他们闯祸给侯府添麻烦的。”

又小心补充,“奴婢求的不过是个安稳日子,不用大富大贵,能不做贫民就好。”

如瑾道:“以你的聪明,这所求不难。”

当初素莲请求离开侯府跟着蓝泯,如瑾就知道她想要什么。在侯府里当丫鬟,最后多半是配个小厮,顶天配到管事掌柜,也不过都是一家子奴才,生了孩子依旧为奴为婢。虽则在高门大户当奴才有时比外头自由百姓日子好得多,但到底是低声下气的命,有了苦楚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可跟了蓝泯,她就有望当家做主。张氏在今年夏天就过世了,在京里蓝泯也有收房的丫头,但都不如她机灵体贴。自从怀孕被抬了姨娘,她索性就成了半个正室,越发连蓝泯的财产都接管起来,做得不错,也颇得蓝泯信任。

这样下去,若是再生个一男半女,地位越发稳固,远在青州那边的段姨娘根本就不是威胁了,有望扶成继室也说不定。蓝泯私底下的财产并没有被全数夺回,在民间做个富家翁还是可以的,那么她就是富家太太,也能养奴婢蓄下人,自然比在侯府当奴才舒服得多。

她说自己所求不过安稳,倒也贴切。

如瑾低声道:“你带着蓝泯他们安生过日子,也是给侯府减少麻烦,我自然不会亏待你。改日得空我便求母亲放了你的身契,想怎么拿回去,你自己决定。”

素莲眼睛一亮,“多谢姑娘!”又道,“……恐怕还是要费些周折,不能明面上拿。”

“我明白。要做什么去跟碧桃说,让她安排。”

“奴婢谢姑娘!谢太太!”

她本是秦氏那里的丫鬟,当初贸然出府要跟蓝泯,为了怕蓝泯起疑,还特意安排了一场苦肉计,遍体鳞伤地跑到池水胡同去求蓝泯庇佑,楚楚可怜赢得了蓝泯同情,这才立住脚。这次平白要回身契去,自然也不能说是侯府主动给她的,必然还得安排个曲折出来让蓝泯相信。

如瑾给了她身契,却也不怕她一朝得自由就忘了前情,两人彼此之间的身份差别,如瑾原也不需要靠身契控制她。只是人心都是肉长的,以心换心,对她好一些主动把身契给她,她做事也能更主动顾虑侯府。

两人低语片刻,听着里头蓝泽两人的口角渐渐停了,老太太似乎也醒了过来,嘟嘟囔囔说着什么,如瑾便进屋去听。

不料老太太说的却是自己私产,一叠连声地叫钱嬷嬷把房契地契都转给小儿子蓝泯,浑然忘了大儿子正站在床前。颠三倒四嘱咐了半日,又特意叮嘱钱嬷嬷,“……不许再提如意,那蹄子竟然还想给她生母要名分!侯府……岂是娼妓能入门的,索性她也不要入族了,我不要这种孙女,你……不许再理她……”

钱嬷嬷连忙答应。

如瑾发现母亲秦氏在瞥蓝泯,而蓝泯一脸困惑。秦氏就若有所思,淡淡瞅向蓝泽。

如瑾知道这事恐怕瞒不住了。母亲心思一点都不笨,岂能推断不出原委。老太太就两个儿子,听这话头,如意是个私生的,那么不是蓝泽就是蓝泯的女儿。蓝泯茫然不知,当然只能去问蓝泽。

果然蓝泽脸色有些尴尬。

秦氏移开目光,嘴角现出浅浅一弯嘲讽。

床头,似乎是心事已了,蓝老太太浑浊的眼睛渐渐黯淡下去,再无神采,微微起伏的胸口也再不动弹,须臾,头软软偏向一边。

“娘——”蓝泯哇地一声嚎哭出来。

蓝泽还想着老太太临终吩咐的遗产归属,有些神思不属,被蓝泯的干嚎惊了一跳,呆呆瞅了一眼断气的母亲,一时愣在当地。

屋子里丫环婆子满满跪了一地,低声啜泣。

秦氏眼角湿润,举袖遮了面,慢慢跪在床前。贺姨娘闻声进屋,将准备下跪的如瑾扶住,“小心身子,免了吧。”素莲也上前相扶。

如瑾立在床前不远处,盯着祖母越来越灰的脸庞瞅了半晌,一时百感交集,心里头酸酸的,却是哭不出来。

从小,她和严厉的祖母就没有太亲近过,说不上感情深厚,除了请安问好,有时好几日祖孙俩都说不上一句话。祖母对于她来说更像是家里的一种地位,一种象征,亲情却少得可怜。

现在看着糊涂卧床许久的老人终于过世,相对于失去亲人的悲痛,如瑾更多是在感叹人生的戏谑无常。老太太这一生虽然不失慧敏,却是刚强太过,独断专行,有时蛮不讲理,且执念太深。她盼着家门光耀,不远千里来到京城准备扬眉吐气,却一直没能清醒看见家中儿女飞黄腾达,甚至,到死都不知道长平王要登基,而她的孙女要定位后宫。

她其实什么都有,可认真算起来,也什么都没得到。

床头枕边放着一串念珠,还是照幻和尚从青州石佛寺智清方丈那里得到的,送给老太太祛病安神的。自从如瑾将之送回蓝府,就一直摆在老太太床头,有时候老人家清醒的时候还会拿在手里把玩,对大半生笃信的佛祖菩萨十分虔诚。

可是菩萨也没能让她安然老去,反而受了许多病痛折磨。

如瑾就想,人这一生,求的是什么?

求财,没钱不行,可钱多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金银宝贝带进墓中陪葬也有被盗窃之时,人死万事空,还能用阴魂用阳间的钱不成?

求名,更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生前再万丈荣光也免不了被人诟病,何况死后一切烟消云散,名声好歹自己都不得而知了。

求地位,皇帝尚且轮流做,有什么地位是一世永固的?

求母子亲情,求兄弟姐妹和睦,求夫妻美满,求子孙孝顺?蓝家现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老太太弥留还有两个儿子在床前口角,她又求得了什么?就算是公认的和顺美满人家,身在其中之人也有意难平之时。

至于世人求仙访道,或隐居山林,则更是身在红尘厌红尘的别扭心思,大半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所以人这一生,庸庸碌碌是一生,光彩飞扬是一生,但究竟一生与一生之间有什么不同,什么才是一生真正该追求的东西?

如瑾陷入沉思之中,耳边听得屋中啜泣嚎哭,一时茫然。

直到腹中孩子动了几下,似乎是在翻身。真实的触感将如瑾惊醒,手掌不由自主抚上肚子。

孩子动了两下就停了,但如瑾却突然间有了顿悟之感。

一生所求是什么?一生那么长,谁又知道呢。

或者像前世,一生那么短,更是无常。

只有眼前的人和事,才是真真切切的,才是应该珍惜的。就像肚子里的孩子,和正在王府忙碌的长平王,在青州重生醒来之后,她从来没有料想过有朝一日会过上这样的日子,可现在,他们都成了她最重要的人之一。

不管名利地位,一切都是为这些重要的人而求的,也可以为他们轻易舍去。

那些都是虚无,他们才是根本。

人之一生,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如瑾不能肯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但也不需要谁来肯定,顺着心意做事就好了,其实不必想太多。

她轻轻扶起母亲,“您节哀,该打起精神给祖母办白事了。”

……

蓝老太太的寿衣寿材都是早就准备好的。

老人家咽气没多久,秦氏就领着钱嬷嬷指挥下人给她清洗身子,里里外外换上福衣。冬天衣服厚重,老太太身子干瘪,裹在流光溢彩的厚大衣服里更显瘦小,看着可怜。

后来灵堂也搭了起来,全府里里外外换成一片雪白。

刘府老太太带着子孙赶到时,蓝老太太已经移入棺木,停在了堂中。刘老太太大哭,“妹妹……你怎么就这么去了,也不等等见我一面……”

虽则生前姑嫂之间有些嫌隙,可人死万事空,那些积年的隔阂还算得了什么,而且人年纪越大就越顾念老亲戚,乍然看见走了一个,刘老太太哭得肝肠寸断。

如瑾忙让大伯母李氏把老太太劝住,寒冬腊月的,别让老人家哭坏了身子。

蓝家在京都的正经亲戚就这么一户,其余八竿子打不着的,或者非亲非故的却也陆陆续续来了一大堆人。时间已经是晚上了,到处点着白蜡烛,宾客却是盈门不绝。朝廷里高官显贵、小官小吏都有,或者亲自来,或者派夫人子女来,大多带着重礼。

这些人消息真够灵通的。

蓝老太太若知道自己死后这样荣光,不知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