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 第1688章 鲍忆秋番外(完结)

网站最新地址:m.88dusu.com.请各位更新下

三魁走到鲍忆秋面前,关切地问道:“忆秋姐,怎么回事?”

鲍忆秋铁青着脸说道:“子恒去开车了,我跟林林在这儿等他,他就跟疯狗一样在这儿乱咬人。”

夏小亮看他对鲍忆秋这么客气,悔得肠子都青了:“老人家,误会,这都是误会。”

项林说道:“什么误会?不就是当初分后你还想让我当你的地下情人,被我臭骂了一顿。你怀恨在心,就故意在我婆婆面前挑拨是非,想让我被婆家人嫌弃。”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竟会看上你这样的人面兽心的畜生。”

若夏小亮当初只是攀高枝也就算了,没想到这个东西结婚后还打电话说忘不了她,恶心得她当时将晚饭都吐了。

李三魁觉得这姑娘有些虎,不过夏小亮的行为确实挺恶心的:“还有这事?我等会要打电话问问赵总。”

夏小亮冷汗都出来了:“李总、李总,这真的是误会。项林,我就算有千错万错,你也不能无中生有这么毁我?”

要让岳父跟妻子知道这些事,他以后没好日子过了。..??m

项林说道:“人在做天在看,夏小亮,像你这样的人迟早会遭到报应。”

“嘟、嘟、嘟……”

项林往前面看了一眼,很客气地与李三魁说道:“李叔,子恒来了,我们先走了。”

鲍忆秋笑着道:“三魁,什么时候有时间到家里来吃个饭。”

三魁笑着应下了。

等四个人上了车,项林好奇地问道:“妈,这李叔是什么人啊?看着很厉害的样子。”

鲍忆秋笑着说道:“他是你田姨的表弟,叫李三魁,现在是博远地产的总经理。他在南方的时间多,所以你没见过。”

博远地产她知道,市值几千亿,莫怪夏小亮看到他就跟哈巴狗一样了。那畜生的岳父是做建材生意的,可不得巴结着。

午休后,齐子恒带着两个孩子下楼玩去了。鲍忆秋与项林说道:“你这孩子,以后有外人在的时候说话要注意些。这要让碎嘴的人听见,在亲戚朋友之间传开对你不好。这流言蜚语,有时候可以杀人。”

项林虽然不怕,但也知道鲍忆秋是为他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鲍忆秋又说道:“不过咱也不用怕他,该骂还是得骂,不让自己受气。”

项林乐得应下。

过了两日,老姐妹邀鲍忆秋到家里吃饭。离得也不远,她就自己坐公交车过去了。刚进小区,就发现有人在打架,好像是原配打小三。

虽然国人喜欢凑热闹,但鲍忆秋不敢。年岁大了要被人撞倒可不得了。如今有孙子孙女,儿媳妇也贴心,日子过得不知道多松快,她还想多活几年。

就在她准备走时,老姐妹过来了,拉着她走到边上说道:“这被打的女的是被男人养在这儿的,现在人家媳妇知道了,那肯定咽不下这口恶气了。”

鲍忆秋摇头说道:“好手好脚的,就不能自己去赚吗?”

“要这么想就好了,这些人就是想不劳而获,可这世上哪那么便宜的事呢!”

鲍忆秋也觉得现在风气不好了,要她年轻敢这么瞎搞,男女都要绑起来游街。

两个人正聊着民警来了,将围观者都叫开以后,民警要带了几个当事人去录口供。

鲍忆秋看到小三的脸时都恨不能赶紧走,再没想到竟是她。

老姐妹看她神色奇怪,好奇地问道:“怎么了?你认识她吗?”

鲍忆秋点点头说道:“认识,一个朋友的女儿。”

她可不敢说这是前儿媳,丢不起这个脸。唉,没了儿子当老黄牛的供养,这女人堕落到这地步。

在老姐妹家里吃过午饭后,鲍忆秋就以要回家看孩子为由走了。

到楼下,鲍忆秋碰到出差回来的齐子恒。女儿出生以后,齐子恒就减少出差次数,不过有些必须他去的就没办法推。

齐子恒知道她去朋友家吃饭,笑着道:“妈,不能总去别人家吃饭,寻个日子也请你那些老姐妹到家里来吃。”

“行。”

回到家发现项林跟两个孩子都不在,鲍忆秋小声说了上午碰到的事。

鲍忆秋叹了一口气说道:“哪怕是为了孩子,也不该做这种没脸没皮的事。”

明明那孩子多乖多可爱,可惜命不好碰到这样的妈。

齐子恒一脸厌恶地说道:“离婚没多久,她就跟了个有钱男人,对方是个有家室的,不过对方瞧着四十多岁。”

卢珊现在找的这个是老头子,那应该是换了人,这也正常,毕竟她已经四十多岁青春不再。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齐子恒很平静地说道:“有一次应酬,同在一家酒店吃饭碰到了。”

当时卢珊将那男人轰走,然后指着他的鼻子骂,说他不是男人,耗费了她十多年青春结果离婚连房子都不给她留,害得他们一家居无定所。然后还说自己猪油蒙了心才会选他,早知道当年就该选只求她的富二代。

齐子恒也巴不得她当时选的是那个富二代而不是自己,这样自己也不用累死累活养着她十多年,父母还差点跟他断绝关系。

想到这里,他说道:“妈,以后不要再提她了,这个人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鲍忆秋满意地说道:“你明白就好。你媳妇这么好,两孩子也那么可爱,你可不要去同情那个女人将自己的小家毁了。”

主要是齐子恒以前跟着了魔一似的喜欢卢珊,万一再缠上来怕他心软。那女人现在连小三都做了,已经没有下限了,一旦帮了就甩不脱了。

齐子恒无奈地说道:“妈,你放心,她就算是跪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眨眼的。”

每次想到以前的事,他就特别感激田韶。幸亏田姨发现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的,这才与卢珊离婚了拥有了现在的幸福。要不然,他得一辈子给卢珊当牛做马。现在看到她恨不能绕道走,哪还会让她贴上来。

鲍忆秋看他避之不及的神情,笑着道:“你知道就好。”

母子两个人的谈话,随着儿媳妇带孩子回来而终止。

鲍忆秋是个很良善的人,看到卢珊这个样子她忍不住想起那孩子。想了下,她又去找了那老姐妹,旁敲恻隐地问起这事。

这个老姐妹是在灿灿读高二认识的,她当时也陪孙子高考。认识后,因为性子合得来越走越近。

老姐妹听小区的人提起过:“听说这女人以前是有家庭的,可惜乱搞就离婚了。她以前的男人能赚钱,离婚分到了一大笔钱。不过她妈厉害,那笔钱都被她妈拿走了。然后,她妈还将孩子带回老家了。”

卢母深知卢珊的手有多松,这五百万到她手里不用一年就得花光,而这钱却是他们老两口最后的保障了。而四九城开销太大,夫妻两个人商议了下决定回老家。至于卢珊,习惯了大城市的纸醉金迷,哪愿意回去。最后,卢父卢母带了孩子回老家了。

鲍忆秋听到祖孙三人回了老家,也放下了一件心事。远离了这儿的是非,对孩子成长是好的。

回到家,她看到齐子恒正在干活,刚想说话他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齐子恒看了一眼见是他给齐鸿请的保姆,立即接了。

保姆说齐鸿很想吃虾,但巩雪说他不能吃就没给买。

齐子恒说道:“我记得我爸好像可以吃虾的,我没记错吧?”

“可以吃的,只要不过量就行。”

齐子恒有些无奈,说道:“你告诉我爸,我明日会让人送一箱新鲜的大虾过去。既然这东西不能多吃,还请你盯着点。”

现在网络发达,明日清晨在网上订购一箱,很快就会配送到家。

鲍忆秋都同情起了齐鸿,想吃个虾都不让,最后还得求助儿子,太可怜了。

齐子恒说道:“妈,周末我想带林林跟两个孩子过去看望下爸。”

鲍忆秋笑着道:“那你周六去,我到时去你田姨家,好久没跟她唠嗑了。”

齐鸿不仅将大半的财产给了儿子,这些年子恒事业发展得这么好他在背后也使了力的。作为父亲,齐鸿是合格的。

项林不想去,每次带孩子过去巩雪总是一张晚娘脸让人膈应。她想了下,说道:“要不,周日接了爸来家里住两天。我之前问过妈了,她说不介意。”

齐子恒摇头道:“那女人不会同意。你不想去那就不去,周日我带大宝去,你跟小宝留在家里或者去岳父岳母那儿。”

“还是在家吧!若知道我不跟着你一起去看望公爹,他们会骂我了。”

周六带了女儿去看齐鸿,婆媳两个人留在家里。

项林忍不住问道:“妈,你之前过得那么苦,怎么一点都不恨爸呢?”

换成是她肯定会恨一辈子的,但婆婆见到公爹会像老朋友一样有说有笑,现在见他过得可怜,还让老公去探望。这份心胸,让她佩服。

鲍忆秋笑着说道:“我们那个年代,认为男人在外赚钱就行,而女人则要为夫家奉献所有。你公爹就是这种思想,我不愿意就无休止的争吵。时代使然,我不恨你公爹,我就遗憾没有早些离婚。”

其实最清醒的是田韶,很早就知道想要什么了。

鲍忆秋看着白嫩嫩的孙子,笑着说道:“林林,不要去计较过往,过好当下,珍惜身边的人。”

反正她所求的都得到,现在很幸福,也会一直幸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