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强狂兵 第5389章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网站最新地址:m.88dusu.com.请各位更新下

我该喊你老林,老杨,还是喊姐夫?

苏无限听了,笑了笑,不过,他的笑容之中也明显布上了一层冷意。

“阿波罗大人,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老林的声音明显开始发颤了,似乎很是畏惧于苏锐身上的气势,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刻意发挥着演技,他说道:“我就是老林啊,这个如假包换,黑暗之城里有那么多人都认识我……”

“是么?如假包换的老林?北国饭店的老板老林?非洲两家顶级华资安保公司的老板老林?塔拉反叛军的真正首领赛特,也是你老林?”苏锐一串连珠炮式的发问,几乎把老林给砸懵逼了,也让在这里吃饭的人们个个一头雾水!

难道说,这个饭店老板,还有那么多重身份?

他竟然会是叛军首领?那个有着“混乱之神”涵义的赛特?

这一刻,大家都觉得无法代入。

既然是叛军首领,又是掌握着那么大的安保公司,每年的进项恐怕已经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了,为什么还要来黑暗之城开饭店,还要乐呵呵地掌勺炒菜?

这从逻辑关系上,似乎是一件让人很难理解的事情。

苏锐此刻举着四棱军刺,军刺尖端已经刺破了老林脖颈的肌肤表层了!

然而,并没有鲜血流出来!

“别紧张,我刺破的只是一层面具而已。”苏锐冷笑着,用军刺尖端挑起了一层皮。

随后,他用手往上猛然一扯!

呲啦!

一个精致的面具头套直接被拽了下来!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苏无限看着此景,没多说什么,这些事情,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

凯文则是摇了摇头,以他的极致实力,居然也看走了眼,之前甚至没发现这个老林戴着面具。

此刻,“老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个留着简单平头的华夏男人!

他的长相还算是不错,面部线条也是刚毅有型,五官周正,细看之下很像……杨光明!

但其实,从形象和气质上来说,这个男人比杨光明要更有男人味一点。

“姐夫,第一次见面,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苏锐摇了摇头:“我满世界的找你,却没想到,你就藏在我眼皮子底下,而且,藏了好几年。”

的确,北国饭店已经开了很久了,“老林”在这黑暗之城以前也是经常露面,基本上没有谁会怀疑他的身份,更不会有人想到,在这么一个经常露面的人身上,竟然有着两幅面孔!

别人看到的,都是假的!

在场的那些黑暗世界成员们,一个个心里面都涌出来浓浓的不真实感!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此人也太能隐藏了吧!

甚至连饭店里的那几个服务员都是一副惊恐的样子!

他们也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了,压根不知道,自己所见到的老板,却长得是另外一个模样!这真的太魔幻了!

“事到如今,没有必要再否认了吧?”苏锐看着面前神情有些颓丧的男人,冷冷一笑:“杨震林,我的前姐夫,你好。”

“你好,苏锐。”这个老林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道。

不,确切地说,他叫杨震林,是杨光明的父亲,苏天清的老公,自然也是……苏锐的姐夫!

“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的多。”杨震林的目光里面有着无尽的无奈:“我一直以为,我可以用另外一个身份,在黑暗之城一直生活下去。”

的确,他的布局堪称无比长远,在几大洲都落下了棋子,简直是狡兔十三窟。

若是贺天涯成功了,那么杨震林自然可以继续高枕无忧,不用担心被苏锐找出来,若是贺天涯失败了,那么,杨震林就可以用“老林”的身份,在很多人认识他的黑暗之城里过着另外一种生活。

的确,在过往几年来这北国饭店用过餐、并且见过老林长相的黑暗世界成员,都会成为杨震林最好的掩护!

穆兰看着自己的老板终于露出了真面目,淡淡地摇了摇头。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反咬我了一口……是我低估了你。”杨震林看了看穆兰,自嘲地一笑:“当然,也是我对不起你在先。”

而,下一秒,杨震林的胸口便挨了一拳!

这是苏锐打的!

后者直接被打地倒退几米,重重地撞在了饭馆的墙壁之上!随后喷出来一大口鲜血!

“以你曾经做下的那些事情,我打你一拳,不算过分吧?”苏锐的声音里面渐渐充满了杀气:“你这样做,对我姐而言,又是怎样的伤害?”

杨震林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喘着粗气,看着苏锐,艰难地说道:“我和你姐,早就离婚好几年了,我和苏家,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在放屁!”

苏锐说着,走上前去,揪起杨震林的领子,直接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后者直接被砸翻在了地上,侧脸迅速肿胀了起来!

“口口声声说自己和苏家没有任何的关系,可你是怎么做的?如果不是借着苏家之名,不是有意利用苏家给你争取资源,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苏锐低吼道。

的确,杨震林之前悄悄地利用苏家的资源,在非洲发展安保公司,后来拥有那么多的雇佣兵,每年可以在战乱中攫取恐怖的利润,甚至为了利益抛弃底线,走上了颠覆别国政权之路。

到最后,连苏战煌被塔拉叛军俘虏,都和杨震林的授意脱不开关系!

苏无限站起身来,走到了杨震林的身边,眯着眼睛说道:“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也用不着大老远的跑到黑暗之城,你这些年,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你一直都看不上我,我知道,而且,不仅是你,整个苏家都看不上我!”杨震林盯着苏无限,冷笑着说道,“在你们看来,我就是一个来自山沟里的穷小子,根本不配和苏天清谈恋爱!”

“你错了,我看不上你,不是因为你穷,而是因为你第一次进入苏家大院的时候, 眼神不干净。”苏无限冷冷说道:“可惜我妹妹从小叛逆,被猪油蒙了心,怎么说都不听,再加上你一直都掩饰的比较好,所以,我竟然也被你骗了过去。”

“所以,我才要证明给你们看,证明我可以配得上苏天清,证明我有资格进入苏家大院!”杨震林吼道。

砰!

他的话还没说完,苏锐就已经在他的胸口上重重地踹了一脚!

“咳咳咳咳……”

杨震林剧烈地咳嗽了起来,面色也苍白了很多。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杨震林的能力是相当可以的,固然有苏家的资源相助,而且很多时候比较擅长狐假虎威,但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还是他自己的内因起到了决定性的因素。

只不过,可惜的是,杨震林并没有走上正路,反而入了歧途,甚至,他的种种行为,不仅是在对抗苏家,甚至还严重地危害到了华夏的国家利益!

“如果你还想狡辩,不妨现在多说几句,不然的话,我觉得,你可能待会儿要没能力再出声了。”苏锐盯着杨震林,说道。

其实,当初,如果不是杨光明在塔拉共和国被绑架、随后又毫发无伤地回来,苏锐是绝对不会把幕后真凶往杨震林的身上联想的!

甚至,假设如果当时杨光明被叛军撕了票,那么,苏锐就更加不可能想到这是杨震林干得了!

还好,杨震林放过了自己的儿子!

否则的话,苏天清得伤心成什么样子?

姐姐那么照顾自己,苏锐是断然不愿意看到苏天清悲伤难过的!

苏锐非常确定,如果知道自己曾经的老公居然做出了那么多恶劣的事情,苏天清一定会自责到极点的!

“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输的心服口服。”杨震林看着苏锐:“在白克清重病的时候,我曾经去看过他,其实,他才是最先看穿我伪装的那个人,但是,白克清没有选择把真相告诉你们。”

“这我知道,现在白克清已经离世,我不会再讨论他的是是非非。”苏无限再度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之前总是把目光放在白家身上,却没想到,最锋利最阴暗的一把刀,却是来自于苏家大院内部。”

“你到底捅了苏家多少刀?”苏锐的眼睛里面已经全然是危险的光芒了。

“我没怎么捅苏家,也没怎么捅你,只是不想坐视你的光芒越来越盛,所以出手压了一压而已。”杨震林说道。

出手压了一压?

这句话说得也着实够冠冕堂皇的!

毕竟,他这一出手,可就几乎要了苏锐和苏战煌的命!甚至有几名华夏特种战士都牺牲了!最后,连带着黑暗世界都遭了殃!

这是个枭雄级的人物!

杨震林明显是想要打造一个可以和苏家分庭抗礼的杨氏家族,而且几乎就成功了,他一直极其擅长苟着,如果不是那一次白秦川用了仿杨光明的“人-皮面具”的话,众人甚至不会把目光投到他的身上来!

“事到如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杨震林淡淡地说道,“斗了半辈子,我也累了。”

苏锐直接往他的肋骨上踢了一脚!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传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杨震林何时受过这样的痛苦,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苏锐看向苏无限:“大哥,我姐那边……怎么办?”

他真的非常担心苏天清的情绪会受到影响。

苏无限摇了摇头,说道,“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已经和天清聊过了,她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但是很自责,觉得对不起家里,更对不起你。”

苏锐无奈地说道:“我就怕她会这样想,事实上,我姐她可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

“我会做她的工作的。”苏无限说道:“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

“谢谢大哥。”苏锐点了点头,可是,不管怎样,苏家大院里出了这么一个人,还是太让人感觉到难过了。

“怎么处置他?”苏锐看了看杨震林,叹了一声,说道:“要不要把他在黑暗世界里处决了?或者说,交给我姐来做决定?”

其实,苏锐大可以像对付贺天涯一样来对付杨震林,但是,杨震林所涉及的事情太过于错综复杂,还有很多案情得从他的身上细细挖出来才行。

“先交给国安来处理吧。”苏无限说道。

确实,杨震林在很多行为上都涉及到了国家安全的领域,交给国安来调查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苏锐随后走到了穆兰的身边,说道:“关于以后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吗?”

穆兰摇了摇头,显然还没想好。

不过,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但我愿意先配合国安的调查。”

很显然,她是想要把自己的前任老板彻底扳倒了。

没有谁想要变成一个被人送来送去的物品,谁不尊重你,那么,你也没必要尊重对方。

苏锐点了点头,很认真地说道:“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尊重你。”

…………

苏铭来到了城外,他远远地就看到了那一台黑色的商务车。

那种汹涌而来的情绪,一瞬间便席卷了他,由里到外,让苏铭几乎无法呼吸。

嫁没过嫁人不重要,有没有孩子也不重要,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之后,还能在这人世间活着相见,便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

没错,活着,相见。

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苏铭伸出手来,放在了商务车的侧滑门把手上。

这一刻,他的手明显有些抖。

不过,这门是电动的,下一秒便自行滑开了。

一个让苏铭觉得陌生又熟悉的身影,正坐在他的面前。

此刻,和年少时的恋人有了跨越了岁月的重聚,显得那么不真实。

“张莉……”苏铭看着眼前的女人,轻轻地喊了一声。

“苏铭,我……对不起……”这个叫张莉的女人欲言又止,她似乎是有一点点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内心之中有着些许的自卑感。

张莉的穿着挺朴素的,鬓角也已经生出了白发,但是,哪怕此刻素面朝天,也让人依稀可见她年轻时的风华。

苏铭没有让她说下去,而是上前一步,握住了张莉的手,道:“如果你愿意的话,从今往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张莉听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看着苏铭,使劲点头,泪水已经决堤。

然而,这时候,一道带着苍老之意的声音,在副驾位置上响起:

“我刚刚和小张聊过了,她以后就住在苏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