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数风流人物 癸字卷第三百六十二节 冲击波,影响力

网站最新地址:m.88dusu.com.请各位更新下

可以说这一战的意义深远,即便是冯紫英都未曾料到。

对大周军,对建州军,都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以至于各方都在仔细思考复盘这一战的每一个细节,考虑一旦下一场战事遭遇,己方该如何应对。

火器的威力在这一战中被证明了,如果说普通火铳已经被建州军方面之前就有所了解,但重型火铳和虎蹲炮的威力却是扎扎实实给建州女真上了一课,让其明白火器一样具有丰富的内涵层次,什么情形下用什么类型,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一样不同凡响。

对于大周一方来说,一样也需要考虑如何更有效地丰富火器战术,也要考虑对手在面对这一战结束之后可能采取的应变策略可能带来的变化,那么己方又该如何应对?

正面战场战火稍平,但是西翼曹文诏和贺人龙部与扈尔汉部的战事却更加激烈。

相较于额亦都这边的步兵战阵对决,曹文诏和贺人龙与扈尔汉的战斗更多的是以骑兵为主,步兵为辅展开。

从十方寺堡到丁字泊堡这一线,双方展开激烈的战事,两边的骑兵采取同样的对策,袭扰逐渐转变成为大规模的骑兵会战,几乎每一天大大小小的战事都要发生几十桩,从小到是预期的追杀猎杀战,到多大上千骑正面冲锋会战,都不断地在这一线上演着。

相比之下步兵会战反而居于次要地位,扈尔汉手下的步兵数量不多,更多的还是以弓箭手为主,这样双方的战争逐渐演变成了一种你退我进,你进我退的拉锯战,残酷血腥,但是却很难在短时间内决出胜负。

努尔哈赤脸色铁青,狭长的脸颊微微抽搐,额亦都这一战竟然打成了这样,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也包括他。

之前他也想过这一战恐怕不好打,大周把北线军团的精锐增援过来,更是派出了冯铿这个年轻的兵部右侍郎督师坐镇,他就知道恐怕无论是赵率教还是曹文诏抑或尤世禄都不敢不卖命打这一仗了。

何和礼和安费扬古的脸色也都不好看。

实在是额亦都这一战打得太差了,其损失之大,可以说是这么些年来建州女真最惨痛的一次。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 换源app】

额亦都已经写了请罪书来,请求责罚,但是现在却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七千多人的损失虽然巨大,也称得上是伤筋动骨,但是还不至于让建州女真就此元气大伤。

随着安乐州和铁岭卫周围汉地尽皆被夺取,这一战下来掌握的汉人数至少还能增加五六万,再加上野人女真已经完全臣服在了建州女真麾下,不断从白山黑水的深山老林中迁移出来,加入女真这一大群体中,所以努尔哈赤已经有足够的底气来应对这一场战事带来的损失了。

何和礼和安费扬古内心是有些懊恼和担心的,倒不是说这一仗损失不起,问题是额亦都是主帅,责任最大,大汗就算是想要庇护,也要考虑八旗内部的民情。

像褚英,虽然被大汗打入冷宫,但是却依然不肯屈服,而且八旗内部也还是有认可褚英,认为褚英作为长子理所应当日后是要继承大汗汗位的。

可额亦都、费英东、安费扬古乃至何和礼都是对褚英极为厌恶的,除了扈尔汉不太愿意表明态度外,还有莽古尔泰倾向于褚英外,大汗的其他子嗣也并不喜欢褚英。

问题是现在出了这桩事儿,那额亦都的地位会不会受到影响,褚英会不会趁机重新跳出来?

褚英这厮虽然遭人厌恶,但是打仗却是相当勇勐,而且亦粗通兵法,要不扈尔汉和莽古尔泰他们也不会倾向于褚英了。

“你们说说,这一仗为何会打成这样?扈尔汉没有参加,听说他和曹文诏那边还打得难解难分,真没想到曹文诏居然都要被撵出辽东了,还被姓冯的给拉回来打这一仗,而且扈尔汉传回来的消息,曹文诏和贺人龙都打得很拼命,他的损失也不小。”

努尔哈赤平复了一阵子心境,才开口。

“没想到大周火器的发展和普及这么快,大汗,我以为还是火器的缘故。”何和礼接上话:“额亦都对火器也不陌生,但是从他的信中反映,大周军中火器兵数量已经超过了长矛兵和刀盾兵,而且还有能打穿木盾的重型火铳,以及一发百石火炮,这恐怕是我们之前未曾掌握的。”

何和礼必须要替额亦都辩护一番,他们几人中额亦都是最受大汗信重的,一旦额亦都失势,那他们几人也一样会受到影响,安费扬古虽然也讨厌褚英,但是却不及额亦都和自己那样早已经和褚英势同水火不共戴天了,所以何和礼决不允许褚英重新得势。

“唔,我知道,这是火器的缘故,但是我们建州军亦有火器啊,可我们都实验过,火器的威力和操作都不尽人意,远不及我们的弓弩手,当然我承认火铳操作相对容易,只要肯练,一年半载就能顶得上一个好弓弩手,但这却并不适合我们。”

努尔哈赤看了一眼何和礼,耐心地道。

“大汗,也未必。”何和礼摇摇头,“若是以前,也许的确不适合我们,毕竟我们女真人生来就是好猎手,长大成人便弓马精熟,但现在额驸带着数万汉人入了我们女真,这一战安乐州又入我们手,又会增加几万汉人,如果还一味把目光盯在我们传统的弓马上,恐怕就有些狭隘了。”

额驸是指李永芳,努尔哈赤将舒尔哈齐庶福晋瓜尔佳氏之女嫁给了李永芳,算是彻底把李永芳与爱新觉罗家族绑在了一起,所以李永芳也算是一家人了。

舒尔哈齐被斩杀后,努尔哈赤倒也没太为难其家人,他很清楚这都是自己这个兄弟野心过大生出来的祸事儿,只要舒尔哈齐一死,树倒猢狲散,其他人便再也成不了事了。

不过亦有一个隐患,舒尔哈齐和阿尔通阿父子虽然被擒杀,但是阿敏和扎萨克图兄弟俩却是逃脱了,逃入了辽东境内,求得了辽东庇护。

其余几个舒尔哈齐小的儿子,努尔哈赤便将其养了起来,如图伦和济尔哈朗,诺穆岱和费扬武,以及几个女儿,现在都养在努尔哈赤膝下。

“何和礼此言差矣。”巴雅喇出声反对:“我女真传统便是弓马骑射,这是汉人永远无法和我们匹敌的优势,为何现在就因为有几万汉人入旗,就要改了我们的习俗去适应汉人?难道要让我们女真子嗣日后都要不习弓马骑射,却读那诗书,变得像汉人一样文弱不堪?那日后我们攻下的汉地越来越多,我们是不是还要去学习汉人的衣衫文字,彻底变成汉人?我以为不妥。额亦都久经战阵,此战不过是大意罢了,汉人的火器固然厉害,但是我们都见识过,还不如我们的弓箭,现在野人女真大批来投,我们还是应当择其优秀者征募,便能迅速补充起来。”

巴雅喇是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的幼弟,正值壮年,素来和褚英交好,不过褚英失势,他也不敢违逆兄长的决定,但是对额亦都、何和礼以及费英东这帮人他却不是太喜欢。

巴雅喇的话立即就获得了大厅内一些八旗贵人们的赞同。

何和礼、费英东、额亦都以及皇太极等人都是支持学习汉人先进生产文化经验的,尤其是在冶铁、着书等方面,何和礼和费英东等人更是不遗余力,皇太极也是十分赞同,但这却遭到了褚英、莽古尔泰、巴雅喇等人的反对,扈尔汉等人也一样不支持,认为这会让建州女真变得像汉人一样柔弱,没了女真人的勇武。

这种矛盾其实努尔哈赤也清楚,女真人就这么多,就算是建州女真统一了整个海西女真和野人女真,那远无法和汉人相比,看看这抚顺关一战李永芳带过来的汉人数量,立即就让自己一方实力大涨,现在安乐州入手,又是几万汉人进来,巴雅喇他们担心汉人在女真内部的影响力日渐增长也是可以理解的。

努尔哈赤内心也一样是矛盾交织的。

理智告诉他现在女真不得不学习汉人更多的东西,但是直觉又告诉他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汉人的一切恐怕会渐渐取代自己苦心经营和塑造起来的女真一切,日后女真人和汉人还有什么区别?只怕自己子孙都会渐渐变成和汉人一样,那女真这个名词恐怕就只存在历史中了。

大厅中一时间寂静下来,巴雅喇和何和礼他们不和也不是秘密,不过巴雅喇不是舒尔哈齐,也不是褚英,他是忠于大汗的,他提出来的问题也是许多八旗贵人们内心的疑惑和担心,一切都向汉人学习,那和汉人还有什么差别?

日后名字、穿着、习俗是不是都要改成和汉人一样?

这对于整个女真一族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